云南昆明“环湖开发”与湖争地,大量房产项目侵占滇池保护区

2024-06-23 07:39

1. 云南昆明“环湖开发”与湖争地,大量房产项目侵占滇池保护区

 “草海全被房地产围住了。”
   “长腰山从山顶开发到山脚,保护区都干进去了!”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跟随中央第八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云南昆明下沉督察时发现,昆明相关区围绕滇池“环湖开发”“贴线开发”现象突出,滇池草海片区贴着保护区红线开发,大量房地产项目与湖争地,环草海25公里湖滨带被房地产等项目侵占;滇池东岸长腰山区域被房地产开发项目蚕食,部分项目直接侵占滇池保护区,挤占滇池生态空间。
     5月6日上午,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通报的新一批督察典型案例中指出了围绕滇池的房地产开发问题,直指昆明当地党委、政府在滇池保护治理上“只算眼前账、不算长远帐,没有正确处理好发展与保护的关系,没有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滇池”。昆明市迟迟不按《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要求编制出台滇池保护规划,导致滇池保护长期无“规”可循,滇池“环湖开发”“贴线开发”现象愈演愈烈。
    “草海全被房地产围住了” 
     宝能集团“滇池九玺”地产项目位于草海5号片区,宣称要打造昆明鼎级富人区
   宝能集团一块位于滇池一级保护区内的广告牌
   2008年起,昆明市实施“退田退塘退房退人”“还湖还林还湿地”工程。“四退三还”本意是为滇池腾出更多生态空间,但2015年至今,草海片区开发建设了42个地块(占地2463亩)将环草海25公里湖滨带侵占,大量房地产项目与湖争地,“寸土必争”、“寸步不让”。
   西山区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四退三还”工程中,草海5号片区迁走村民2千多户,约五千多人,而新的开发项目将使草海5号片区增加几万人口。
   “当年好不容易迁出来的地,都盖了房子。”督察人员在现场指出,草海连片“贴线开发”严重挤占生态空间,清水进不去,污染负荷却在增加。
    长腰山变“水泥山”,房地产开发侵占滇池保护区 
     2015年1月卫星地图显示,长腰山区域启动开发建设
   2021年1月卫星地图显示,长腰山90%以上区域已开发为房地产项目
   “长腰山从山顶开发到山脚,保护区都干进去了。”督察人员感叹说。
   据督察发现,2015年1月以来,昆明诺仕达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诺仕达集团)在长腰山区域,陆续开建滇池国际 养生 养老度假区项目。该项目规划占地3426亩,约占长腰山总面积的92%,规划建设别墅813栋、多层和中高层楼房294栋,建筑面积225.2万平方米。其中,面向滇池区域规划建设别墅390栋、多层和中高层楼房25栋。目前规划项目已全部实施,长腰山生态功能已基本丧失。
   诺仕达集团在滇池二级保护区限制建设区违规开发建设房地产项目
   事实上,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时督察组就曾指出,诺仕达集团建设的有关项目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但昆明市晋宁区及诺仕达集团不仅没有吸取教训,反而变本加厉,在滇池一级保护区毁坏生态林建设了一条沥青道路,并陆续在滇池二级保护区限制建设区违规开发建设房地产项目,至2018年7月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时,诺仕达集团已在二级保护区内建成167栋别墅,占地293亩,建筑面积10.8万平方米。
   《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规定,滇池一级保护区禁止新建、改建、扩建建筑物和构筑物;二级保护区限制建设区只能开发建设生态 旅游 、文化等建设项目,禁止开发建设其他房地产项目。
   2018年7月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指出,《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对二级保护区内允许建设的生态 旅游 、文化建设项目界定不明确,导致一些 旅游 地产项目“打擦边球”。2018年11月,云南省人大常委会修订《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规定在滇池二级保护区限制建设区可以建设 健康 养老、健身休闲等生态 旅游 、文化项目。诺仕达集团“借坡下驴”,随即打着 健康 养老产业的幌子,在滇池二级保护限制建设区内又继续开工建设437栋别墅,共计占地1242亩,建筑面积40万平方米。
   整个长腰山已被开发蚕食,滇池集水区生态空间被严重挤占
   据调查,这些别墅的房屋不动产权证“权利性质”一栏为“市场化商品房”,单套网签备案价在218万—2992万之间,并非对外宣称的 健康 养老项目,实际是以 健康 养老产业之名,行房地产开发之实。
    滇池保护长期无“规”可循 
   除位于滇池二级保护区的房产项目外,2017年至2020年间,诺仕达集团还陆续在长腰山三级保护区建设209栋别墅、294栋多层和中高层房地产项目,共计占地1891亩,建筑面积174.4万平方米,至此,整个长腰山被开发殆尽。
   据昆明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滇池草海25公里沿岸拟全部开发,2015年开发建设至今,仅剩两个项目尚未开工,外海包括长腰山在内的138公里沿岸已开发36公里。
   “环湖开发”挤占滇池生态空间影响的是滇池水环境和水生态。昆明市市长刘佳晨坦言,“滇池流域污染负荷仍在增加,环湖开发的格局尚未得到根本性转变。”
   谈及出现上述问题的原因刘佳晨认为“少数干部思想认识还不到位,抓滇池保护治理的积极性不高,落实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要求主动性不够。“
   督察组则指出,昆明当地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在滇池保护治理上态度不坚决、行动打折扣,标准不高、要求不严,只算小账、不算大账,只算眼前账、不算长远帐,没有正确处理好发展与保护的关系,没有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滇池。昆明市迟迟不按《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要求编制出台滇池保护规划,导致滇池保护长期无“规”可循,滇池“环湖开发”“贴线开发”现象愈演愈烈。
   督察还指出,云南省相关职能部门履职不到位,未及时指出并制止滇池长腰山等区域的违规开发建设问题。

云南昆明“环湖开发”与湖争地,大量房产项目侵占滇池保护区